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美妇  »  上海少婦小麗
上海少婦小麗

来源:www.ganbbb.com人气:加载中

上海,2009年,夏。

小弟我在上海打工,今年28岁,身高174还凑合,不算很帅但长得很MAN。上个月刚搬一离工作地坐车近1小时的居所,赚钱买房子娶老婆,能省就省些吧,虽然有点远,但是环境还是不错的,特别是附近的美丽少妇特别的多(没办法,小弟我有点怪癖,最爱别人的女人)

又是一个无聊的晚上,光着上身穿着件肥大的沙滩裤懒懒躺在床上,喝着忘了什么牌子的冰啤,开到最大挡的风扇在旁边发出很大的声音。日啊,越吹越热,JJ在风扇的大风和裤衩之间的互动下竟然有反应了!“叮洞叮洞……叮洞……叮洞……叮洞叮洞……”我靠,这电铃按得还真勤快。“NND,谁啊?”相当不爽的趿著拖鞋开门一看,我硬了。“美女,老公不在家吗,大半夜的穿那麽性感跑到别人家,还真把我当你弟弟了!”

原来是我的邻居少妇小丽,平常只要她老公不在旁边,我就喜欢讲点荤笑话调戏调戏她,不过她也不是善茬,不但经常搞得我落荒而逃,还因为就比我大那麽1- 2个月硬叫我干弟弟……囧……站在门口的小丽,今天穿的非常性感,黑色紧身吊带背心紧紧的包裹着她那一对丰满的胸部,因为黑色的关系,胸前若隐若现的两个硬点并不是那麽明显,下身很窄很短的超短裙,雪白雪白的整个大腿几乎完全曝露在我眼前,真鸡巴的太爽了。

“干弟弟,我老公出差去了家里空调坏掉没人修,来你家凉快凉快。”小丽一边慵懒的和我说著话,一边一屁股就坐在我面前了,坐下的瞬间让我看清了她今天穿的是白色蕾丝透明小内裤,重要的地点一片黑黑的,我靠太性感了!“说了别叫我干弟弟,一天干干干,说不定哪天就真的干了。”半夜穿成这样跑来单身男人家,不弄弄你我白活了。

“讨厌,你吃我豆腐。”她媚笑着打了我一下,因为我的躲闪手不巧正好打在我的两腿之间……“啊……”我趁势用手捂住下面,侧倒在沙发上夸张的叫起来。“干弟弟,没事吧?”小丽很配合的半蹲在我面前,呼出的阵阵骚气喷到我的脸上脖子上。我斜靠在沙发上看着眼前半蹲著的少妇,拉得很下的吊带背心里的一团嫩肉因为角度的关系几乎喷涌而出。我的鸡巴不顾疼痛,几乎就在瞬间就坚硬如铁。

就在这时,小丽伸出左手轻轻的掰开我的右腿想一看究竟,脸也慢慢的凑了过来……当她掰开我双手(我当然不抵抗的,让她掰,让她看看什么叫做大屌,嘿嘿。)看到沙滩裤下顶起来的一大团后,小丽脸整个红了,一双妩媚的眼睛流露着少妇特有的春情,痴痴地想看又不敢看我的低着头。突然,我伸出强壮的右手一把就把小丽像小兔子一样就搂到了我的怀里。

“啊,不要……”小丽一阵惊呼。不管三七二十一,我的右手像铁链般环着她,疯狂的吻着她的发梢,舌头迷乱的扫着她可爱的小耳唇,轻舔她的耳廓,大手从她的双臂下伸过,隔着紧身吊带背心抓住她的乳房,来回的蹭摸,托著乳房下环抚摩着她的柔嫩坚挺。就这样过了十几秒,怀里的软玉温香渐渐的没了抵抗,只是软软的躺在了我的怀里。

“呼……”我轻轻的往她耳眼里吹了一口气。“嗯……”她痴痴著缩了一下身体,被我用有力的手臂又给搂了回来,软软的身子紧紧的贴在我长期锻炼而结实有力的胸前,坚硬的大屌用力顶在她的大屁股上,我想,她肯定感觉到了我鸡巴的坚硬如铁和火热。突然,她背过手握住我的鸡巴,技巧的上下套动,开始激烈的回应着我。

我的手左左右右的揉搓着她胸前的两团软肉,隔着薄薄的布料清楚的感受着她的丰满胸部和硬硬突起的奶头,躁动的身体不安的在我怀里扭动。我转过她的身体让小丽正对着我,四唇相接,两条舌头激烈地交缠在一起。“啧啧啧……嗯嗯……啊”交媾前火热痴乱的气氛充斥着整个空间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啊”,在我的舔弄下,怀里的身子越来越激烈的扭动着,左手往下一探,操,小丽的下面全湿了,粘乎乎似水不像水的粘液浸湿了整个内裤。“干姐姐,你好骚啊,下面都湿透了。是不是想干弟弟的大鸡巴了。”

我淫淫的对着脸颊粉红粉红的小丽笑着,左手里并不闲着,隔着湿润的内裤对着阴蒂用力的揉搓。小丽在我大力的揉搓下,整个身子都开始颤抖起来“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”过强的刺激让小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只能一味的浪叫,一浪接一浪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”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”就在小丽快接近高潮的时候,我的手突然停了下来,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沙发上,那个衣衫凌乱的肉体一览无余,我低头,看着刚从小丽洪水泛滥的内裤里抽出来的沾满了淫液的左手,坏坏的笑着。“干弟弟,你坏,怎么停了啦,我现在好难受……”小丽喘著粗气,幽怨的看着我说。

我舔了舔沾满了粘液的左手食指,直视著沙发上的肉体说“真骚!”“呜呜……你欺负我!”小丽假兮兮的装娇羞把头藏在了双臂之间。“骚货,过来”我伸出右手食指,先指了指沙发上的肉体。小丽听到我的声音害羞的望向我看到我在指她,然后我的手指直接指向了我下面涨得老高的沙滩裤。

“讨厌!”小丽虽然嘴里骂着,但是衣衫凌乱的肉体不由自主的慢慢靠了过来。半跪在沙发上,红红的粉脸只离我的帐篷处几厘米。我站着俯视着她,用一种猎手盯着猎物的强悍眼神盯着她。小丽在我眼神的逼视下不敢看我,只能痴痴的停著近在眼前的大帐篷,朦胧的眼神里透著湿湿的骚意。

这时,我控制着下身一用力,帐篷里的大屌用力的向前顶了一下,刚好顶在小丽近在咫尺的嘴唇里,龟头卡在上下嘴唇之间。“大不大?干姐姐?”我戏谑著说道。小丽并没回话,而是很是玩味的看了我一眼,接着便狠狠的一口把隔着帐篷的大屌吃进了嘴巴,隔着沙滩裤开始舔弄起来。

“啊,爽!”不愧是少妇,口活真TM棒。也许隔着沙滩裤舔我的鸡巴并不是很舒服,所以隔了一会小丽就很熟练的把我的沙滩裤给脱了下来。恩,看来她经常和她老公玩这手。想着别人的老婆如今像狗一样跪在我的跨下舔我坚硬的大屌,我的鸡巴更硬了,还不停的跳。“哇,干弟弟,你的好大啊”我硕壮的鸡巴直直的挺立在她面前,青筋交缠的阳具顶着一颗黑得发亮的龟头,一跳一跳的。

说完,她便迫不及待的一口把我的大屌整根吸了进去,如痴如醉的舔弄著,接下来,我的龟头,再到阴茎,卵蛋,屁眼,全部都享受到了小丽淫舌酸麻的抚慰,边舔还不时用淫荡的媚眼挑逗我。爽,真JB太爽了,省略感叹若干……“干弟弟,我也要……”在我沈浸在小丽无与伦比的口交服务中时,她终于也忍不住了。

回过神来,马上双手用新娘抱把小丽轻松的抱了起来,走到隔壁的卧室门口我就直接把她丢上了床,然后三下五除二就把这骚货扒光,挺著大屌饿虎一样扑了上去……“啊…”小丽的的叫床声从床头传来,我相当用力的完成了第一下插入,坚挺的的肉棒直接撞进花蕊破入宫颈口,混和著一记抽插带出淫液的“唧”,响声。“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啪”“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啪”

“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啪”肉体不断重重碰撞的“啪啪”声音,使得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浓重的淫荡气息。我紧搂着小丽风骚的肥臀,挺动大屌用力的冲刺顶撞她的穴口,粗壮的肉棒在小穴中快速的进出。亮晶晶的肉汁顺着小丽股沟如流水般滴落在床单上,强烈的刺激使得小丽形同疯狂,紧抱着我结实的臀部,狂野的挺动肉穴迎合著我疯狂粗暴的抽插,失神般的大力呻吟著。

“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”“我要死了,我要死了,我不行了……!”小丽大口喘著粗气,失神的叫着。“才刚开始呢,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男人!”说完,我用铁钳般的双手有力的握住了小丽的肩臂猛然将她拽得坐立起来,小丽赤裸裸的肉体轮轮的靠在我结实的胸前,肥臀坐在我分开的大腿上面,性器始终没有分开过。然后我用双手扶住她的肥臀,向上一托,同时我大腿向里一收,一股向上的力量将她的身子弹了起来,小丽一身惊叫,随着身体的又落下,又重新准确的坐到了我那根粗壮的大肉棒上。

如此反复了近百下,我灼热坚硬的大肉棒不断的抽插著小丽温润的蜜穴,蜜穴里不断涌出的液体沾满了我们俩的双腿和小腹。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”“干姐,我干得你爽吗?”“啊啊啊,啊啊啊,干…弟……弟……,好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,啊啊啊……,我……的……里面好……痒……好……麻……啊啊啊”

此时,我拉直脊椎猛的一发力再次无情的插入小丽体内,像一头发情的猛兽般横冲直撞,只见小丽两条纤细的手臂像吊钟似的勾住我的颈部,柔嫩的腿肌勾着我的臀部在抽搐中紧紧的纠缠着,无力的娇喘著。我将她突起的花瓣与自己的耻骨顶得紧紧的,让小丽的肉穴紧紧的咬住了我粗壮的雄性根部,使我们之间接合得没有一丝缝隙。

又是近百下的抽插,小丽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,叫床的声音已经开始沙哑,淫乱潮湿的肉体几乎已经瘫倒在了我胸上。这时我把她翻转放在床上,接着狠狠地又把她压在身下……“干弟弟,我好累啊,求求你饶了我吧,你想怎么样都可以。”小丽用因无力而已经变形的声音向我求饶。

“我要射在你里面,而且不能吐出来。”我喘着气冷冷的道,但并没有停止对小丽的进攻。“啊啊……不行……今天排卵期……会怀孕的……”“我说的是上面,嘴巴可不会怀孕。”“啊……讨厌!”说完,我把肉棒从小丽温润的蜜穴里拔了出来后站到了床边,用双手把小丽拉了起来,然后用右手扶著小丽的脑袋,左手扶着肉棒不由分说就把肉棒送到了小丽的嘴里。

经过长达半小时的猛烈抽插,我也已经到了射精边缘,看着跪坐在床上全身湿透散发著浓浓淫乱骚味的雪白肉体,我的欲望无限的增长……“咕噜……咕噜……咕噜”我的下身不停且迅速的在小丽的嘴里抽插著时发出一阵阵怪响,她嘴角边被每一次抽动带出的唾液顺着她那粉嫩的嘴角往下流淌著,她的双手紧紧的握着我的肉棒像宝贝一样捧著。

强烈的刺激让我升到了快乐的最顶端!“啊,我要射了!”我的全身肌肉开始了一阵阵颤抖,我的亿万精液像泄洪般倾向了身下顺从的小嘴。我的腿部向前 猛挺压住小丽粉红的脸蛋,整个脸蛋都被我阴囊覆蓋著,滚烫的精液开始在小丽的口中爆散开来……  云收雨散,让我意外的是,小丽竟然真的把我子孙精全部吃掉了,而且还津津有味的说道“干弟弟,味道不错哟……”……  从此之后,隔壁的少妇小丽就成了我发泄兽欲的工具。每当她老公出差时,我就会跑去她家,在她和她老公结婚照的大床上,浴室,厨房,大厅的沙发,甚至夜晚的阳台留下我们这对奸夫淫妇的足迹。

十月后,小丽诞下一女,你们猜她谁的女儿呢?

上海,2009年,夏。

小弟我在上海打工,今年28岁,身高174还凑合,不算很帅但长得很MAN。上个月刚搬一离工作地坐车近1小时的居所,赚钱买房子娶老婆,能省就省些吧,虽然有点远,但是环境还是不错的,特别是附近的美丽少妇特别的多(没办法,小弟我有点怪癖,最爱别人的女人)

又是一个无聊的晚上,光着上身穿着件肥大的沙滩裤懒懒躺在床上,喝着忘了什么牌子的冰啤,开到最大挡的风扇在旁边发出很大的声音。日啊,越吹越热,JJ在风扇的大风和裤衩之间的互动下竟然有反应了!“叮洞叮洞……叮洞……叮洞……叮洞叮洞……”我靠,这电铃按得还真勤快。“NND,谁啊?”相当不爽的趿著拖鞋开门一看,我硬了。“美女,老公不在家吗,大半夜的穿那麽性感跑到别人家,还真把我当你弟弟了!”

原来是我的邻居少妇小丽,平常只要她老公不在旁边,我就喜欢讲点荤笑话调戏调戏她,不过她也不是善茬,不但经常搞得我落荒而逃,还因为就比我大那麽1- 2个月硬叫我干弟弟……囧……站在门口的小丽,今天穿的非常性感,黑色紧身吊带背心紧紧的包裹着她那一对丰满的胸部,因为黑色的关系,胸前若隐若现的两个硬点并不是那麽明显,下身很窄很短的超短裙,雪白雪白的整个大腿几乎完全曝露在我眼前,真鸡巴的太爽了。

“干弟弟,我老公出差去了家里空调坏掉没人修,来你家凉快凉快。”小丽一边慵懒的和我说著话,一边一屁股就坐在我面前了,坐下的瞬间让我看清了她今天穿的是白色蕾丝透明小内裤,重要的地点一片黑黑的,我靠太性感了!“说了别叫我干弟弟,一天干干干,说不定哪天就真的干了。”半夜穿成这样跑来单身男人家,不弄弄你我白活了。

“讨厌,你吃我豆腐。”她媚笑着打了我一下,因为我的躲闪手不巧正好打在我的两腿之间……“啊……”我趁势用手捂住下面,侧倒在沙发上夸张的叫起来。“干弟弟,没事吧?”小丽很配合的半蹲在我面前,呼出的阵阵骚气喷到我的脸上脖子上。我斜靠在沙发上看着眼前半蹲著的少妇,拉得很下的吊带背心里的一团嫩肉因为角度的关系几乎喷涌而出。我的鸡巴不顾疼痛,几乎就在瞬间就坚硬如铁。

就在这时,小丽伸出左手轻轻的掰开我的右腿想一看究竟,脸也慢慢的凑了过来……当她掰开我双手(我当然不抵抗的,让她掰,让她看看什么叫做大屌,嘿嘿。)看到沙滩裤下顶起来的一大团后,小丽脸整个红了,一双妩媚的眼睛流露着少妇特有的春情,痴痴地想看又不敢看我的低着头。突然,我伸出强壮的右手一把就把小丽像小兔子一样就搂到了我的怀里。

“啊,不要……”小丽一阵惊呼。不管三七二十一,我的右手像铁链般环着她,疯狂的吻着她的发梢,舌头迷乱的扫着她可爱的小耳唇,轻舔她的耳廓,大手从她的双臂下伸过,隔着紧身吊带背心抓住她的乳房,来回的蹭摸,托著乳房下环抚摩着她的柔嫩坚挺。就这样过了十几秒,怀里的软玉温香渐渐的没了抵抗,只是软软的躺在了我的怀里。

“呼……”我轻轻的往她耳眼里吹了一口气。“嗯……”她痴痴著缩了一下身体,被我用有力的手臂又给搂了回来,软软的身子紧紧的贴在我长期锻炼而结实有力的胸前,坚硬的大屌用力顶在她的大屁股上,我想,她肯定感觉到了我鸡巴的坚硬如铁和火热。突然,她背过手握住我的鸡巴,技巧的上下套动,开始激烈的回应着我。

我的手左左右右的揉搓着她胸前的两团软肉,隔着薄薄的布料清楚的感受着她的丰满胸部和硬硬突起的奶头,躁动的身体不安的在我怀里扭动。我转过她的身体让小丽正对着我,四唇相接,两条舌头激烈地交缠在一起。“啧啧啧……嗯嗯……啊”交媾前火热痴乱的气氛充斥着整个空间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啊”,在我的舔弄下,怀里的身子越来越激烈的扭动着,左手往下一探,操,小丽的下面全湿了,粘乎乎似水不像水的粘液浸湿了整个内裤。“干姐姐,你好骚啊,下面都湿透了。是不是想干弟弟的大鸡巴了。”

我淫淫的对着脸颊粉红粉红的小丽笑着,左手里并不闲着,隔着湿润的内裤对着阴蒂用力的揉搓。小丽在我大力的揉搓下,整个身子都开始颤抖起来“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”过强的刺激让小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只能一味的浪叫,一浪接一浪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”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”就在小丽快接近高潮的时候,我的手突然停了下来,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沙发上,那个衣衫凌乱的肉体一览无余,我低头,看着刚从小丽洪水泛滥的内裤里抽出来的沾满了淫液的左手,坏坏的笑着。“干弟弟,你坏,怎么停了啦,我现在好难受……”小丽喘著粗气,幽怨的看着我说。

我舔了舔沾满了粘液的左手食指,直视著沙发上的肉体说“真骚!”“呜呜……你欺负我!”小丽假兮兮的装娇羞把头藏在了双臂之间。“骚货,过来”我伸出右手食指,先指了指沙发上的肉体。小丽听到我的声音害羞的望向我看到我在指她,然后我的手指直接指向了我下面涨得老高的沙滩裤。

“讨厌!”小丽虽然嘴里骂着,但是衣衫凌乱的肉体不由自主的慢慢靠了过来。半跪在沙发上,红红的粉脸只离我的帐篷处几厘米。我站着俯视着她,用一种猎手盯着猎物的强悍眼神盯着她。小丽在我眼神的逼视下不敢看我,只能痴痴的停著近在眼前的大帐篷,朦胧的眼神里透著湿湿的骚意。

这时,我控制着下身一用力,帐篷里的大屌用力的向前顶了一下,刚好顶在小丽近在咫尺的嘴唇里,龟头卡在上下嘴唇之间。“大不大?干姐姐?”我戏谑著说道。小丽并没回话,而是很是玩味的看了我一眼,接着便狠狠的一口把隔着帐篷的大屌吃进了嘴巴,隔着沙滩裤开始舔弄起来。

“啊,爽!”不愧是少妇,口活真TM棒。也许隔着沙滩裤舔我的鸡巴并不是很舒服,所以隔了一会小丽就很熟练的把我的沙滩裤给脱了下来。恩,看来她经常和她老公玩这手。想着别人的老婆如今像狗一样跪在我的跨下舔我坚硬的大屌,我的鸡巴更硬了,还不停的跳。“哇,干弟弟,你的好大啊”我硕壮的鸡巴直直的挺立在她面前,青筋交缠的阳具顶着一颗黑得发亮的龟头,一跳一跳的。

说完,她便迫不及待的一口把我的大屌整根吸了进去,如痴如醉的舔弄著,接下来,我的龟头,再到阴茎,卵蛋,屁眼,全部都享受到了小丽淫舌酸麻的抚慰,边舔还不时用淫荡的媚眼挑逗我。爽,真JB太爽了,省略感叹若干……“干弟弟,我也要……”在我沈浸在小丽无与伦比的口交服务中时,她终于也忍不住了。

回过神来,马上双手用新娘抱把小丽轻松的抱了起来,走到隔壁的卧室门口我就直接把她丢上了床,然后三下五除二就把这骚货扒光,挺著大屌饿虎一样扑了上去……“啊…”小丽的的叫床声从床头传来,我相当用力的完成了第一下插入,坚挺的的肉棒直接撞进花蕊破入宫颈口,混和著一记抽插带出淫液的“唧”,响声。“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啪”“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啪”

“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啪”肉体不断重重碰撞的“啪啪”声音,使得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浓重的淫荡气息。我紧搂着小丽风骚的肥臀,挺动大屌用力的冲刺顶撞她的穴口,粗壮的肉棒在小穴中快速的进出。亮晶晶的肉汁顺着小丽股沟如流水般滴落在床单上,强烈的刺激使得小丽形同疯狂,紧抱着我结实的臀部,狂野的挺动肉穴迎合著我疯狂粗暴的抽插,失神般的大力呻吟著。

“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”“我要死了,我要死了,我不行了……!”小丽大口喘著粗气,失神的叫着。“才刚开始呢,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男人!”说完,我用铁钳般的双手有力的握住了小丽的肩臂猛然将她拽得坐立起来,小丽赤裸裸的肉体轮轮的靠在我结实的胸前,肥臀坐在我分开的大腿上面,性器始终没有分开过。然后我用双手扶住她的肥臀,向上一托,同时我大腿向里一收,一股向上的力量将她的身子弹了起来,小丽一身惊叫,随着身体的又落下,又重新准确的坐到了我那根粗壮的大肉棒上。

如此反复了近百下,我灼热坚硬的大肉棒不断的抽插著小丽温润的蜜穴,蜜穴里不断涌出的液体沾满了我们俩的双腿和小腹。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”“干姐,我干得你爽吗?”“啊啊啊,啊啊啊,干…弟……弟……,好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,啊啊啊……,我……的……里面好……痒……好……麻……啊啊啊”

此时,我拉直脊椎猛的一发力再次无情的插入小丽体内,像一头发情的猛兽般横冲直撞,只见小丽两条纤细的手臂像吊钟似的勾住我的颈部,柔嫩的腿肌勾着我的臀部在抽搐中紧紧的纠缠着,无力的娇喘著。我将她突起的花瓣与自己的耻骨顶得紧紧的,让小丽的肉穴紧紧的咬住了我粗壮的雄性根部,使我们之间接合得没有一丝缝隙。

又是近百下的抽插,小丽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,叫床的声音已经开始沙哑,淫乱潮湿的肉体几乎已经瘫倒在了我胸上。这时我把她翻转放在床上,接着狠狠地又把她压在身下……“干弟弟,我好累啊,求求你饶了我吧,你想怎么样都可以。”小丽用因无力而已经变形的声音向我求饶。

“我要射在你里面,而且不能吐出来。”我喘着气冷冷的道,但并没有停止对小丽的进攻。“啊啊……不行……今天排卵期……会怀孕的……”“我说的是上面,嘴巴可不会怀孕。”“啊……讨厌!”说完,我把肉棒从小丽温润的蜜穴里拔了出来后站到了床边,用双手把小丽拉了起来,然后用右手扶著小丽的脑袋,左手扶着肉棒不由分说就把肉棒送到了小丽的嘴里。

经过长达半小时的猛烈抽插,我也已经到了射精边缘,看着跪坐在床上全身湿透散发著浓浓淫乱骚味的雪白肉体,我的欲望无限的增长……“咕噜……咕噜……咕噜”我的下身不停且迅速的在小丽的嘴里抽插著时发出一阵阵怪响,她嘴角边被每一次抽动带出的唾液顺着她那粉嫩的嘴角往下流淌著,她的双手紧紧的握着我的肉棒像宝贝一样捧著。

强烈的刺激让我升到了快乐的最顶端!“啊,我要射了!”我的全身肌肉开始了一阵阵颤抖,我的亿万精液像泄洪般倾向了身下顺从的小嘴。我的腿部向前 猛挺压住小丽粉红的脸蛋,整个脸蛋都被我阴囊覆蓋著,滚烫的精液开始在小丽的口中爆散开来……  云收雨散,让我意外的是,小丽竟然真的把我子孙精全部吃掉了,而且还津津有味的说道“干弟弟,味道不错哟……”……  从此之后,隔壁的少妇小丽就成了我发泄兽欲的工具。每当她老公出差时,我就会跑去她家,在她和她老公结婚照的大床上,浴室,厨房,大厅的沙发,甚至夜晚的阳台留下我们这对奸夫淫妇的足迹。

十月后,小丽诞下一女,你们猜她谁的女儿呢?

赞助商

广告位
合作邮箱:xinxin83338@outlook.com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